• <ruby id="gfdm9"></ruby>
  • <source id="gfdm9"></source>

    1. <ruby id="gfdm9"></ruby>
      <cite id="gfdm9"></cite>

      習近平總書記在視察唐山時的重要講話:我國是世界上自然災害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災害種類多,分布地域廣,發生頻率高,造成損失重,這是一個基本國情。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們不斷探索,確立了以防為主、防抗救相結合的工作方針,國家綜合防災減災救災能力得到全面提升。要總結經驗,進一步增強憂患意識、責任意識,堅持以防為主、防抗救相結合,堅持常態減災和非常態救災相統一,努力實現從注重災后救助向注重災前預防轉變,從應對單一災種向綜合減災轉變,從減少災害損失向減輕災害風險轉變,全面提升全社會抵御自然災害的綜合防范能力。防災減災救災事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事關社會和諧穩定,是衡量執政黨領導力、檢驗政府執行力、評判國家動員力、體現民族凝聚力的一個重要方面。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要著力從加強組織領導、健全體制、完善法律法規、推進重大防災減災工程建設、加強災害監測預警和風險防范能力建設、提高城市建筑和基礎設施抗災能力、提高農村住房設防水平和抗災能力、加大災害管理培訓力度、建立防災減災救災宣傳教育長效機制、引導社會力量有序參與等方面進行努力。

      近期要聞

      近期要聞
      相關鏈接

      國家安全生產應急救援中心副主任兼總工程師肖文儒 ——為了群眾安全,付出再多都值得

      發布時間:2021-11-04

       



        肖文儒(見圖,右一,應急管理部供圖),人如其名,文質彬彬,談吐儒雅。工作38年,他參與、指揮和指導礦山、隧道、山體垮塌等事故災難救援700多起,救出被困群眾1000余名。

        “我多深入1米,就對井下多了解一分,營救成功概率就會大一分”

        從1983年工作起,肖文儒就與礦山結下不解之緣。

        “老隊員塞給我一個氧氣呼吸器,能不能從事故里出來,全靠它了。”被分配到山西大同礦山救護大隊的頭半年,肖文儒天天苦練,最終能閉著眼用幾十秒把呼吸器裝好。

        肖文儒難忘當時礦井救援的艱辛,“那真是冰與火的淬煉!”有一回,某礦區著火,肖文儒披上稻草編織的袋子,澆透涼水,冒死進火區打密閉墻。火區,是80多攝氏度的高溫;大巷,是徹骨的冷風,他和隊友抱著磚頭,頂著極限溫差,進出數十趟。

        從業多年來,肖文儒數次與死神擦肩而過、命懸一線。20多年前,肖文儒帶隊趕到一處積存煤粉、巷道自燃的煤礦現場,他剛用水沖開煤層,火光就“噌”地一下躥出來。

        火、煤塵、狹小空間……短短幾秒鐘里,他快速意識到一個可能的危險——二次爆炸。“不好,快趴下!”一瞬間,火焰爆燃,吞噬了礦井。

        盡管氧氣稀薄,肖文儒和隊友仍緊緊趴在地面上,舉起水槍,持續滅火。“要是當時沒果斷趴下,或停止滅火,可能我們就犧牲了。”肖文儒回憶,他時常會夢到那些穿行在火海邊緣的場景。

        他的記憶中,有無數次親歷的生死關卡——2018年,遼寧某鐵礦炸藥爆炸。肖文儒當晚在井口附近指導救援,直到天亮后才發現自己被廢墟中散落的炸藥、雷管包圍著。

        他的記憶中,有隊友英勇犧牲的遺憾——1987年,山西某煤礦火災,一位隊友在井下打密閉墻時,迷失在濃煙中,意外撞掉氧氣呼吸器,最終倒在井下。

        然而,在井下焦急等待的礦工兄弟,以及在井口等待的礦工家屬,讓他不忍放棄這份工作。從大同礦務局礦山救護大隊,到國家安全監管總局礦山救援指揮中心,再到國家安全生產應急救援中心,一路走來,肖文儒對于應急救援的堅持從未改變,迎難而上、毫不退縮的斗志不減反增,“我多深入1米,就對井下多了解一分,營救成功概率就會大一分。”

        “應急救援任務耽誤不得,我必須保持隨時出發的狀態”

        兒子上小學時,曾以“我的父親”為題寫作文——“我很少能看到我的爸爸。因為每天早晨我起床的時候,爸爸已經去上班了。我晚上睡覺的時候,爸爸還沒有回來。”

        一年里,肖文儒至少200天都在各地救援現場。在他的辦公室里,放著一只打包好的行李箱,“應急救援任務耽誤不得,我必須保持隨時出發的狀態。”

        參與應急救援38年,他難得主動休兩次假,一次是腰椎間盤突出,還有一次是做心臟支架手術。“要規律作息,減輕壓力!”手術后,醫生再三叮囑。

        2017年6月,四川茂縣突發山體垮塌。時任國家安全監管總局礦山救援指揮中心總工程師的肖文儒,火速趕赴現場。長時間疲勞加暴曬,他的血壓已經升高,感到頭暈目眩。“你的身體還能扛得住嗎?”從電視上看到他憔悴的樣子,姐姐撥通了他的電話。但他就著涼水吃了幾片藥,還是硬撐了下來。

        肖文儒的手機里存滿了救援現場的照片,心里始終惦記著群眾的安危。

        今年7月,河南遭遇特大暴雨災害,肖文儒帶隊趕赴新鄉,連軸轉了12天。“為了群眾安全,付出再多都值得。”吃過那么多苦,只說這一句話,卻讓人看到“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在他心中的分量。

        “把職務看‘淡’,把事情做精,把人字寫‘大’,這就是肖文儒。”談起老同事,國家安全生產應急救援中心二級巡視員孫國建說。

        “只要黨和人民需要,我一定不畏艱險,沖鋒在前”

        “他出現在救援現場,大家心中就有了底氣。”應急管理部礦山救援中心管理處副處長戴其浩說。

        礦山事故救援是世界性難題。肖文儒指揮救援的案例,曾被外媒稱為“世界礦業史上最讓人驚嘆的救援之一”,被稱為“救援奇跡”。

        奇跡從何而來?來自于多年如一日的辛苦鉆研。工作38年,肖文儒記錄救援事故經驗40多本,發表專業論文30余篇,并不斷創新探索將礦用石膏、計算機、正壓氧氣呼吸器等“新工具”用于礦山救護。為規范救援保障安全,他還組織制定技術操作規程、緊急出動安全措施等,使搶險救災有章可循。

        “跟肖總工出差,是我們最榮幸的事,也是年輕同志向他學習的好機會。”國家安全生產應急救援中心指揮協調部喬天楷說。

        今年1月,在山東棲霞市笏山金礦爆炸事故救援中,肖文儒再次發揮重要作用。

        11名礦工被困井下約600米的位置,救援深度實屬罕見。更棘手的是,該礦巖層復雜,現場布置的4個施救鉆孔推進困難。一籌莫展時,肖文儒當即建議:“再增調國家礦山應急救援大地特勘隊一臺高性能鉆機和專業操作團隊趕赴現場救援!”

        事后證明,一子落而滿盤活。新調來的大地特勘隊對原本偏移的3號鉆孔進行糾偏透巷,1月17日13時56分,“生命通道”終于打通!最終11名礦工被成功救出。

        “在應急救援中,建議是否科學可行,最為關鍵。肖文儒總比別人多想一層、先做一步,讓救援有‘雙保險’甚至‘三保險’。”應急管理部礦山救援中心管理處處長張安琦說。

        2019年10月1日,肖文儒參加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群眾游行。登上“眾志成城”方陣彩車,肖文儒不禁熱淚盈眶:“作為應急救援隊伍中的一員,只要黨和人民需要,我一定不畏艱險,沖鋒在前!”

       

      穿性感睡衣美女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