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唐山时的重要讲话:我国是世界上自然灾害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灾害种类多,分布地域广,发生频率高,造成损失重,这是一个基本国情。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不断探索,确立了以防为主、防抗救相结合的工作方针,国家综合防灾减灾救灾能力得到全面提升。要总结经验,进一步增强忧患意识、责任意识,坚持以防为主、防抗救相结合,坚持常态减灾和非常态救灾相统一,努力实现从注重灾后救助向注重灾前预防转变,从应对单一灾种向综合减灾转变,从减少灾害损失向减轻灾害风险转变,全面提升全社会抵御自然灾害的综合防范能力。防灾减灾救灾事关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事关社会和谐稳定,是衡量执政党领导力、检验政府执行力、评判国家动员力、体现民族凝聚力的一个重要方面。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要着力从加强组织领导、健全体制、完善法律法规、推进重大防灾减灾工程建设、加强灾害监测预警和风险防范能力建设、提高城市建筑和基础设施抗灾能力、提高农村住房设防水平和抗灾能力、加大灾害管理培训力度、建立防灾减灾救灾宣传教育长效机制、引导社会力量有序参与等方面进行努力。

地震科普

Seismological Science Popularization

地震科普
相关链接

EQS | 基于公共速度模型SWChinaCVM-1.0建立青藏高原东南缘Moho面模型

发布时间:2021-11-30

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的陈立艺、王未来等在英文期刊Earthquake Science上发表了论文Crustal thickness in southeast Tibet based on the SWChinaCVM-1.0 model  (《基于公共速度模型SWChinaCVM-1.0建立青藏高原东南缘Moho面模型》)。 他们利用H-κ 叠加方法,以SWChinaCVM-1.0的Vs模型为初始速度模型,构建了川滇地区公共Moho面模型(图1c)。Wang et al.(2017)研究得到的该地区地壳厚度与人工测深剖面结果的相关系数为0.92,该公共Moho面模型与Wang et al. (2017) 的结果对比显示,绝大多数台站的地壳厚度差异在5km以内,结果较为可靠。


此外,该文还提出一种H-κ叠加方法,该方法基于公共速度模型的平均Vp和平均波速比(κ0)计算获取转换波和多次波的理论到时,然后检查实际多次波到时与理论到时的误差大小。在整个研究区范围内,SWChinaCVM-1.0的地壳平均波速比(κ0)趋于区域平均值1.73(图1b),由此进行H-κ叠加得到的部分台站下方地壳厚度异常厚(> 70 km)(图1a),研究发现κ0(或Vp模型参与Moho面模型计算会导致结果误差较大。因此作者仅参考SWChinaCVM-1.0Vs模型来构建公共Moho面模型

图1  地壳厚度与波速比分布图。(a)H-κ0 叠加获得的地壳厚度;(b)基于SWChinaCVM-1.0数学计算得到的平均波速比κ0;(c)基于SWChinaCVM-1.0Vs模型进行H-κ 叠加获得的地壳厚度;(d)H-κ 叠加获得的波速比。


在后续发布精度更高的公共速度模型后,作者还将使用H-κ叠加或CCP叠加方法来更新公共Moho面模型。


本文发表在 Earthquake Science 2021年第3期“中国地震科学实验场(CSES)专刊”上。可通过扫描下方二维码阅读下载。

白色白色白色线观2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