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uby id="gfdm9"></ruby>
  • <source id="gfdm9"></source>

    1. <ruby id="gfdm9"></ruby>
      <cite id="gfdm9"></cite>

      習近平總書記在視察唐山時的重要講話:我國是世界上自然災害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災害種類多,分布地域廣,發生頻率高,造成損失重,這是一個基本國情。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們不斷探索,確立了以防為主、防抗救相結合的工作方針,國家綜合防災減災救災能力得到全面提升。要總結經驗,進一步增強憂患意識、責任意識,堅持以防為主、防抗救相結合,堅持常態減災和非常態救災相統一,努力實現從注重災后救助向注重災前預防轉變,從應對單一災種向綜合減災轉變,從減少災害損失向減輕災害風險轉變,全面提升全社會抵御自然災害的綜合防范能力。防災減災救災事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事關社會和諧穩定,是衡量執政黨領導力、檢驗政府執行力、評判國家動員力、體現民族凝聚力的一個重要方面。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要著力從加強組織領導、健全體制、完善法律法規、推進重大防災減災工程建設、加強災害監測預警和風險防范能力建設、提高城市建筑和基礎設施抗災能力、提高農村住房設防水平和抗災能力、加大災害管理培訓力度、建立防災減災救災宣傳教育長效機制、引導社會力量有序參與等方面進行努力。

      地震科普

      Seismological Science Popularization

      地震科普
      相關鏈接

      地震學報丨相對局部區域震源參數隨機不確定性經驗關系研究

      發布時間:2021-11-05

      中國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李宗超等在《地震學報》發表文章《相對局部域震源參數隨機不確定性經驗關系研究》主要內容如下

      當前震源參數的統計分析所用的震例樣本,多是從全球范圍選取地震資料,而實際上不同板塊間的地震特征是有差異的。后來張齊(2016)和程佳等(2017)學者開始考慮不同地區震源參數的差異性,研究局部區域震源參數的經驗關系。本文在大量地震事件及文獻調研的基礎上,運用統計學方法對具備隨機不確定性特征的震源參數進行統計研究,以震源參數經驗公式的形態建立解釋其隨機性和不確定性的數學模型。為了研究局部地區震源參數的定標關系特征,獲得更加適用于局部地震密集區域,尤其是包含中國大陸地區在內的局部區域的震源參數的經驗關系,本文從GCMT地震目錄中選取了1000多個MW≥5.5的地震事件(圖1),運用統計學方法研究地震密集地區的震源參數經驗關系,包括震級、地震矩、破裂面積等,增加了相對較大的局部范圍內凹凸體的地震樣本數量,從統計學角度計算更加適合局部區域的震源參數的經驗關系。


      圖1所示的3個區域是地震資料較為豐富的區域,經驗關系可信度都比較高。結果表明3個區域內地震矩與面波震級相關性很大(圖2a),同時擬合優度指標值校正決定系數都大于0.82,表明擬合結果比較好。尤其我們最關心的區域1,皮爾遜相關系數r為0.94,校正決定系數為0.89,兩項指標值都接近1,表明區域1的經驗關系可信度足夠高。圖2b所示的地震樣本主要來自Somerville (1999)、王海云(2004),李正芳(2014)以及新近幾年發生在國內的破壞性地震,共有23個地震事件。這些地震相比全球范圍內的地震分布來說相對集中。凹凸體震源參數的統計關系曲線離散程度要大一些,例如凹凸體地震矩Ma與凹凸體面積Aa的經驗關系截距的誤差為2.96,面波震級MS與凹凸體面積Aa經驗關系截距的誤差為1.206,其中的一個主要原因是地震記錄太少導致統計關系離散性較大,標準誤差也偏大。但也有擬合結果較好的情況,例如,斷層破裂面積、斷層的長度等的經驗關系。


      圖3顯示局部區域的震源參數的經驗關系與前人統計得到的經驗關系存在差異。例如,局部區域面波震級MS與地震矩M0的經驗關系與Kanamori (1977)的統計結果存在差異,在面波震級MS6.3處相交(圖3a),大于面波震級MS6.3時,同一震級下,本文的地震矩要大于Kanamori經驗關系得到的地震矩;小于MS6.3時,同一震級下,本文的地震矩小于Kanamori經驗關系得到的地震矩(圖3a)。地震矩與斷層破裂面積的差異較大(圖3b):同一地震矩下,本文獲得的斷層破裂面積比Abe (1975)的計算結果偏小;同一斷層破裂面積下,本文獲得的地震矩比Abe (1975)的計算結果偏大。綜上統計結果對比分析表明,劃分區域進行震源參數經驗關系統計是很有必要的,可以提高未來地震動預測時參數選取的精度。


      本文得到的局部或者相對局部區域內震源參數間的經驗關系將更加適應目標區域的震源參數計算。通過統計學方法研究局部區域震源參數的隨機不確定性特征,無疑可以提高未來破壞性地震動強度預測的震源參數選取的可靠性,為未來地震區劃以及抗震設防提供更加科學合理的決策依據。

       

       

      參考文獻

       

      程佳. 2017. 川滇地區地震危險性預測模型[D]. 北京: 中國地震局地質研究所: 1–10.

       

      李正芳. 2013. 強震破裂面上的不均勻體及其在地震危險性分析中的應用研究[D]. 北京: 中國地震局地質研究所: 33–35.

       

      王海云. 2004. 近場強地震動預測的有限斷層震源模型[D]. 哈爾濱: 中國地震局工程力學研究所: 23–26.

       

      張齊. 2016. 地震動衰減關系的區域性差異研究[D]. 哈爾濱: 中國地震局工程力學研究所: 1–10.

       

      Abe K. 1975. Reliable estimation of the seismic moment of large earthquakes[J]. J Phys Earth,23(4):381

       

      -390. doi: 10.4294/jpe1952.23.381.

       

      Kanamori H. 1977. The energy release in great earthquakes[J]. J Geophys Res,82(20):2981–2987. doi: 10.1029/JB082i020p02981.

       

      Somerville P,Irikura K,Graves R,Sawada S,Wald D,Abrahamson N,Iwasaki Y,Kagawa T,Smith N,Kowada A. 1999. Characterizing crustal earthquake slip models for the prediction of strong ground motion[J]. Seismol Res Lett,70(1):59–80. doi: 10.1785/gssrl.70.1.59.

      穿性感睡衣美女图